成都上演线岁少女(图)

如果没有7个小矮人守护,白雪公主可能早会被巫术、妒忌她美丽的后母毒死。在格林的童线个小矮人的“高大”形象早已深入人心。在成都金沙车站对面的一个小巷里,也有3个好心小矮人,热心呵护一个17岁的“白雪公主”。

安徒生版的“白雪公主”会在成都线个小矮人与“白雪公主”之间有着怎样的曲折故事?

昨日上午,在金沙车站对面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口,记者打探起了他们的消息。“白雪公主?你说的是不是那个与3个小矮人生活在一起、长得乖乖巧巧、白白净净的女娃娃。真奇怪,她漂漂亮亮、高高大大,他们3个又咋会这么矮呢?”租住在巷口一姓张的三轮车夫说,3个小矮人住在巷里有五六年,他们好像在一家印务公司打杂。张还说,3个小矮人很怪,每天除打工、接送女孩读书外,很少在外露脸。

小巷其他人则说,3个小矮人虽个头如“武大郎”,如果有人多看两眼和他们住在一起的女孩,他们就十分警惕地护卫在一边。听人说,女娃娃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个矮子。

穿过100米深小巷,在巷尾便是他们居住的“温馨小家”———两间紧挨的小木屋!一间大屋有4米高,分上、下两层,约有20平方米。另一间木屋则是一个仓库里的“屋中屋”,不到5平方米。

屋里没人也没上锁。走过去一看,“屋中屋”只能勉勉强强放下一张床,而那个“偏偏屋”里挤着一张上下两层的床和一个柜子,屋角堆着杂物,木屋的地板是三合板搭建而成,墙角还有个手掌宽的缝,能看到下面阴沟里漆黑的水,柜子上摆着一张少女的照片,女孩恬静的笑容宛如童话里美丽可爱的白雪公主。

记者在小院木凳上坐下,静等主人归来。院里晾着好些衣服,多数都只有童装大小。小鸭小鸡唧唧喳喳地追逐着,一条小花狗不停地蹭着人的裤脚。小屋、小凳、小椅、小桌子,小院看上去就是“矮人世界”。厨房是在“偏偏”支出来的屋檐下搭的,烧柴的炉灶,熏得漆黑的墙,在灶上蹿上蹿下的小猫,这一切看起来真像安徒生《白雪公主》童线个小矮人的居住木屋和环境。

左等右等,12时许,巷口里出现了3个矮男子。远看,就像一个个六七岁的小男孩。近看,才发现他们年纪都不小了,人到中年。他们3人,只有一人有1米左右高,另两人则不到80厘米高。

走到屋前,见有陌生人,3人也用警惕的眼光打望记者。年纪最小、头发半白的小矮人走到灶台前,拾起地上的一根木棒将灶台里红红的木炭搅了搅,加柴生起火来。他舀米、淘米、烧柴煮饭的过程虽有点慢,却十分熟练。个头略高、年纪也约大、满头白发的小矮人则在一张小矮桌前站定,拿出锯子、刨刀用一堆废木做起小木凳。不到20分钟,一张小巧精致的小木凳就完工了。另一年龄最长、背微驼的小矮人只是在一边打杂。

一个1.6米左右高的女孩走进了巷口。“回来了,她回来了!”背有些驼的小矮人脸上溢出笑意,迎了上去。远远听见,女孩在叫他“孙伯伯”,并扶住了他。两人走至木屋后,女孩笑着对正在做木工的小矮人说,“大伯,要我帮忙吗?”见他摇摇头,女孩又朝煮饭的小矮人走去,“爸,我来帮你煮饭!”一说爸,叫得煮饭的小矮人爱怜地看了女儿一眼,挥动了一下黑乎乎的右手,“去,看书去,吃饭时我叫你!”女孩调皮地伸了下舌头,嘀咕道,“又是这样,我都这么大了,总不让我做事。”

1时,到了开饭的时间。桌上已摆好了3样菜,一个是炒土豆丝,一个是莲白炒肉,还有一个素菜汤。吃饭时,3个矮子很少夹肉吃,反倒一个劲地劝女孩多吃点,“你要读书,营养要跟上!”

父亲王国林说,他们每月工资并不高,要维持生计,又要供女儿王艳读书,一周难得吃一两回肉。吃肉时,也尽量让王艳多吃点。

一句普通的关爱话,让王艳流下了两行清泪。她悄悄告诉我们,3个矮子亲人脚上穿的一直是补丁袜子。虽然还有两个月到父亲节,她已想好了要送他们每人一个“神秘礼包”。她相信,她的特殊礼物虽然不贵,但却有着浓浓的情义,相信他们会喜欢的。

10年风风雨雨,为了身边的“白雪公主”,3个小矮人演绎了一个个感人的爱心故事。

感人事一:王艳在读小学三年级时,放学路上被一条狗咬伤。矮子父亲王国林见她哭着回来,小腿鲜血淋淋后,吓住了。担心女儿得狂犬病,他头一扎,就用嘴替她吸起血来。怕吸不干净,又送进医院,掏出全部积蓄100元钱给她打了预防针。整整一周,王国林都要背着比自己高的女儿去学校读书,放学时还要背她回家。

感人事二:女儿的生日,也是父亲的生日。王艳过15岁生日时,父亲递给了她一包1元、5角皱巴巴凑成的零钱,有20多元钱。“你的头发这么长了,夹起来一定很漂亮!”女儿感动地哭了,她没想到,自己无意中说过想要一根发夹的事,父亲会放在心上。她也掏出了父亲平时给她的零花钱,说要送给父亲买药,因为几天前,父亲说他头痛,却一直舍不得拿钱去买药。

感人事三:去年夏天,住在木屋二楼的王艳说在漏雨,父亲二话没说,叫起同是矮人的哥哥和老孙,搭起木梯爬上屋顶,用废旧轮胎皮盖住了漏雨处。因淋了夜雨,3小矮人都感冒了,但在女儿面前他们却装着没事。

在交谈中,我们得知,煮饭的矮人名叫王国林,今年47岁。做木活的是他的哥哥,虽然个矮,在家乡却有“巧手”之称。另一矮子名叫孙永全,今年55岁,也是老乡。3人到成都打工已有多年,现在一家印务公司打杂。

王国林:我们祖辈个子都不矮,不是遗传。四五岁时,我们就有现在这么高了。后来,一亲戚从外带回一种名叫“印度虫菜”的菜,我们吃了些,腿上的关节痛上半年后,就不长个子了。

王国林:医院看了不少,查不出什么病因。吃药花了不少钱,个子不长高,没办法。

王国林:为自食其力,我学会了裁缝,挣了一些钱,才有女的下嫁,有了女儿王艳。她一岁半时,她妈就失踪了。1991年我就背上她到成都闯荡。我在公园开过小火车,也替别人缝制过衣服、擦过皮鞋。

王国林:起初只是我和女儿在成都闯荡。忙不过来,五六年前,我找到同是矮人的哥哥和朋友求援。没想到,他们一口就答应了。

王国林:女儿现在职高读书,她很努力。不管多苦多累,我们3个小矮人就想完成一个心愿,让她考上大学。我们这些矮人虽有人同情、可怜,可这个世上,除了女儿,没有人能走进我们的内心世界。在我们心中,女儿就是一切。

王国金:我没结过婚,小艳虽是我的侄女,可我也把她当自己女儿一样看。有好吃的,我留给她。她想买点女孩子的东西时,我也会不时接济。只要她不嫌弃我这个“矮子伯伯”,我愿意一辈子守在她身边,直到她找到幸福。

孙永全:我结过婚,老婆死了好多年了。把儿子拉扯大后,不知跑哪去了,几年都没有音讯。现在,我们3个矮人在一起生活,照顾小艳,看着她长大,就像看到我儿子长大一样。我失去了儿子,但我不愿再失去这样一个女儿。

“白雪公主”最大的业余爱好是画画,她的画都是铅笔画,“我没有多余的钱买色彩,我经常看着我的画在脑子里给它们上色。”“有这样一个爱心家庭,我很幸福!”在木屋里,王艳很健谈……

王:我爸人矮,怕我在人前抬不起头。从我小时,他就骗我说我是捡来的。后来我上小学了,学校老师问起,他才承认我是亲生的。其实,我有这样一个体贴我的爸,我一点都不自卑。

王:去年下半年,我高一报名时,就有人嘲笑陪同我去的爸爸是“武大郎”。当时我就对他说了句,“个子矮,是身体残疾,就怕有些人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zhaosy.com/,都灵身体不残心残疾。”说得那人很不好意思。其实,怪眼光看我们的人还真不少,越是这样,我越要证明我有一个好爸爸,我扶着爸爸进了学校报名,没有一点自卑。

记者:你的伯伯和孙叔叔对你好吗,他们都希望你考上大学,你有信心圆这个梦吗?

王:他们都对我好。考上大学,不仅是他们的梦想,也是我的梦想。家后面就是西南财大,我希望有一天能考进去,将来用自己的能力来撑起这个家,让他们享享福!

何乐贵(邻居兼同事):他们家虽有3个残疾人,但能这样自食其力,又一起供一个女孩读书,不容易啊,不是一般人能做到。我时常送米送菜接济他们,不是可怜,更多的是敬佩。

汪宗厚(3小矮人打工的印务公司董事长):他们的故事太感人了,真是成都版的《白雪公主》。他们3人,人虽矮,但人厚道,工作踏实。他们有困难,我们会尽可能地帮他们一把。

田有珍(青苏职业中专学校,王艳班主任老师):这个娃娃在学校表现很好,是班上清洁委员。学习上,虽然底子不很好,但很努力。她如果想考大学,我们都会尽力帮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